Tag Archive: 经济史


2009年秋 北大CCER 经济史作业

题目:把你自己和你周围的事情放到世界经济的框架里,你认为现在的你、现在你家乡的经济以及你所知道的现在国家经济与今天的世界经济有联系吗?如果有,请叙述这种联系,并预测这种联系的变化趋势。

我的学校——北京语言大学,素有“小联合国”之称。学校规模虽小,视野却很大,漫步校园,满眼望去都是各种不同肤色的外国人,北语是目前中国接收外国留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每年都有来自120多个国家的8000名留学生在这里学习,超过了中国学生数量的一倍之多,并且这个数量每年都在递增。

近年来,到底是什么吸引了这么多留学生来中国呢?

对外汉语教学是北语的一大特色,所以北语留学生学习的主要科目就是中文。我曾经参加过我们学校组织的中外学生交流会,在与留学生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们来中国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学习汉语并以此来了解中国文化,大多数留学生都说自己对中国和汉语有极大的兴趣。每听到他们说:“我爱中国,我喜欢说中文”时,我就产生一种由衷的欣慰与自豪感。留学生来华学习,体现的是对中国及其文化的认同。的确,当今的中国已不再是那个封闭落后的中国了。改革开放前,由于国门紧闭,世界对中国了解甚少,尤其在西方中心论者的眼里中国只是一个原始、蛮荒之地,灿烂的五千年华夏古文明也从来不被他们所知晓。张老师课上谈到,直到李约瑟惊叹于古代中国如此多的科技发明与文化创造,本着钻研的精神,作为了解中西方文化的桥梁,西方才揭开了了解中国的序幕;直到60年代,中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70代发射了第一枚人造卫星,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国家竟然掌握了当时最尖端的科学技术,这才引起世界的关注。

然而,全世界对中国的密切关注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从文化层面来看,随着中国对外开放,国际交流的开展,中国的传统文化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这就促进了世界人民对中国的了解,而一些兴趣更甚者就迫切要到中国来看一看,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尤其是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就想到中国学一学,以解决他们学术研究上的需求。我认识我们学校中外学生艺术团的几个留学生,他们有的学国画、有的学古筝、有的学京剧,还有的甚至学剪纸和太极。而这些仅仅是他们课余的一种兴趣,而有的访问学者,其研究领域也大多与中国问题相关,他们说自己就是特地来中国学文化的,除了中文,多接触一些中国的艺术能增加对中国的了解,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自己在学术领域的研究。

当然,文化力量的感召,显然不能完全解释当今世界对中国如此广泛的关注和中国对留学生的吸引力,从根本上来看这种认同与关注是建立在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与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的基础之上的,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方面,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迅猛发展,而且由于加入了WTO,国门更大地向世界敞开,中国更加充分地参与了国际的分工与合作,更加深入地融进全球化的经济体系中,其反映在身边的留学生身上就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从小随经商的父母而踏上中国土地的,有些甚至就出生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世界范围内就逐渐出现一股“中国热”,尤其是去年的金融危机,使得中国又一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的确,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与世界整体状况尤其是一些大国的情况产生了强烈对比。以美国为例,2001年互联网经济泡沫的破灭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打击,随后的9.11恐怖袭击与两年之后的对伊战争无疑又在雪上加霜,巨额的财政赤字严重影响到美元在世界货币的地位,对美国几成致命打击。而反观中国,GDP每年却能以10%速度增长,贸易增长则更快,中国产品广泛占领世界市场,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现在,中国的经济少不了世界,世界的经济也少不了中国。今年11月份的奥巴马访华,说明美国对中国的重视;他兴奋地宣布“我们到中国学习的留学生人数要增加到10万人”,可见奥巴马希望在他任职期间中美关系能进入文化认同的阶段。

第二个方面,中国的经济增长泽及其他国家,由此引起来自这些国家的留学生人数增多。要知道,北语刚刚建校的时候,是只有欧洲国家的留学生的,而现在的留学生却来自于世界各地。尤其对于来自于遥远非洲的黑皮肤同学,他们近十几年来开始在北语校园的出现不能不说是非洲经济增长的一种体现,而这种增长与中国的发展是否有关?我觉得是有关的。在过去十年中,非洲有65%以上的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率超过了5.5%,将近30%的地区达到了7%,这种增长速度在非洲是史无前例的,而这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中国的经济带动作用。中国是一个自然资源相对短缺的国家,支持经济增长的资源严重依赖于进口,进口拉动的世界资源价格增长,这对资源相对丰富的非洲国家经济无疑是一个有效的推动。

第三个方面,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也意味着向世界提供了新的市场和新的机会。中国许多专业人才短缺和薪金可观直接吸引着留学生来中国;另外,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信心也使得留学生希望毕业后能在中国就业。我所接触的留学生中,很多都表示以后想留在中国发展。2008年北京奥运的时候我遇到一位叫汉特的法国留学生志愿者,他以一口流利的中文告诉我,他5岁就第一次随父母来到了中国,当时就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父母来中国做生意,并也一直鼓励他学好汉语,所以虽然他是在法国念的小学和中学,但对中文的学习一直没有停下过,现在他在北语读书,希望毕业后能在中国找到工作。他说:“中国充满活力与机会,我未来的事业与命运与中国的经济发展紧密相依。”同时,大多数韩国留学生来中国也都是怀着同样的目的,韩国20世纪70年代有英语热,80年代有日语热,而当今“学汉语,去中国”,是韩国许多父母对孩子的期许,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使韩国人对中国的期待和关注大为提高。

既然这么多留学生来中国,那么中国能为他们提供怎么样的教育呢?

漫步北语校园,树木掩映的石凳上,或绿草茵茵的花坛边,总能看到不同肤色的学生在朗读中文或阅读中文书,这时我不禁又要问,为什么大多数留学生来中国的目的都是学习中文?试想我们中国学生申请去美国读书是为了什么,我们很少是纯粹去那里学一门语言,更多情况下是去学习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是为了掌握最尖端的技术!而我了解到,来华留学生中,语言生占大多数,而学历生却很少,而且学历生中高层次的研究生更少,他们大多数学习文科类的专业,比如汉语言文学、行政管理等,而像物理、数学等这方面的专业留学生很少问津。这种情况不仅仅发生在北语,像北大这样的综合性大学,学文科的留学生也是占了绝大多数。我想,这种留学生课程的设置首先体现了世界要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需求,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世界对中国更加关注,中文课和中国文化课的设置也是顺应了国际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可以毫无惭愧地讲,中国具有五千年历史,其文化博大精深,在世界上也具有十足的底气,所以为留学生开设语言类课程和文科类课程就是在发挥我们的比较优势,因此这种课程设置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也有利于中国教育产业的发展与中国文化的传播。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从中看到,中国高等教育在吸引和培养高端留学生能力的相对薄弱。从世界大学前一百名排名表中,遗憾的是没有出现中国大学的名字,世界优秀学生要攻读物理、数学和其他工程类专业最向往的学校一定是美国的麻省理工和普林斯顿等。虽然中国的经济近年来有了飞速发展,但在高端科技方面还比不上美国等发达国家,而科技的发达则主要体现在大学的科研能力上。科研是需要巨大资金投入的,其科研的动力来源于科研成果产生的巨大回报,张老师在课上解释英国工业革命时也谈到,只有当利润足够大时才能刺激人们不断从事发明创新,从而推动科技进步。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加入全球化经济,因为拥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凭借进出口贸易就能获得足够的收益,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缺少科研的动机,由此导致目前中国大学与世界顶尖大学相比科研能力相对不足,也就吸引不了高层次研究生来中国留学。

中国已经是一个经济大国,其30年的崛起最主要的原因是进出口制造业的发展,这是一种劳动密集型而非技术密集型的经济,大多数的技术是靠国外引进,其发展速度之惊人可称为一种特殊的追赶效应,但目前这种效应产生的竞争优势正在逐渐减弱,要真正成为经济强国,则必须靠自身发展先进的科学技术,走向产业链的高端,这很大程度上需要大学的科研机构为此提供支持,因此中国的大学想在某一天能像麻省理工一样培养出世界众多顶尖的科研人才,仍需很长的路要走。

教育传承的是一种文化,而文化是一种不逊于经济、政治、军事的力量。但我们看到目前仍然是美国控制着主流媒体,英文是国际最流行的语言,美国也是世界上吸引留学生最多的国家。所以,虽然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华文化在当今世界还称不上强势文化。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如果缺少强势文化的跟进,耀眼一时的物质文明也走不了多远。

放眼未来,留学生来华会将有什么发展趋势呢?

从数量上看,我觉得以后随着中国国力的进一步提高,中国将一直会得到世界的密切关注,同时中国政治比较稳定,经济的发展也将创造出更多的市场和就业机会;同时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的纷纷建立,中国文化将在全球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国际对中国产生更广泛的文化认同。奥巴马也说了“我们到中国学习的留学生人数要增加到10万人”,所以来华留学生数量逐年增多将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从质量上看,来华留学生的素质会随着世界总体经济发展而提高,他们来华接受的教育质量会随着中国办学能力的加强而提高,高层次的学历生,尤其是研究生也会随着中国大学教育能力的增强和对科研的重视而增加。另外,除了汉语、戏曲等传统中国文化的教育,循着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前进中的中国定会创造出更多代表中华文化的符号走向世界。

2009年秋 CCER经济史作业

短文:谈谈你自己和你的家乡,特别是你从前辈老人那里所听到的关于你家乡经济的历史。你觉得前辈老人所讲的你家乡经济的历史跟当时的世界经济有联系吗?如果有,你觉得它们之间是怎样联系起来的?对近500年来世界经济发展有什么大概的看法和认识吗?

一、家乡历史与世界经济的联系

我是浙江人,来自江南水乡一个优美的小城——(台州)临海。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临海人,我一直为自己的家乡感到自豪,不仅因为她有美丽的风景,淳朴的民风,更重要的是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临海具有自己独特的悠久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临海是古老台州的政治、文化的中心。千年古城几经变迁,历经沧桑,她留下了许多发展的遗迹和历史的佳话,由于家乡不是一个经济特别发达的地区,根据前辈的介绍,她的历史更多是关于宗教和文化,但这些历史的产生又与当时经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我就结合经济史上课的内容,谈谈家乡的一些历史现象和事件以及他们与当时世界经济的联系。

1、 试从龙兴寺分析临海唐宋时期经济文化发展以及对外交流

临海是座古城,不仅有古街、古长城、古堡、古园林,而且有许多古寺。在我家旁边就有一个著名的龙兴寺,寺不大,但在“东瀛”却享有盛誉。唐朝时期,日本和尚最澄大师曾在此受戒修炼,回国后创立日本天台宗。而且听说鉴真法师曾六次东渡,神游台州,也来过龙兴寺。虽然这不是一个经济现象,但反应的却是一段有关经济的历史。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可窥一斑,因为唯有经济发展了,丰富的物质财富才使人们有了对宗教、思想和精神追求的基础。

临海不仅有龙兴寺,而且有其他寺庙,比如开元寺、天宁寺等,当时吸引了大量日本、朝鲜等高僧学者前来瞻拜。我觉得当时的高僧学者纷纷来中国就像今天的中国学子纷纷前去美国读书深造一样,正是因为当时的唐宋朝时期物质文明处于鼎盛时期,所以吸引了邻国的学者高僧前来求道。鉴真东渡,不仅弘法传教,对中日文化交流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当时的日本正处于向封建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他带回日本的是当时先进的唐朝制度,如均田制、户籍记账制等,对他们的“大化改新”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唐朝经济高涨与日本的社会活跃结合起来,促成了中日文化、经济交流的高潮。

经过查阅资料我了解到文化交流频繁的另外一个历史原因,由于唐朝以前的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民族融合最为融洽的时期,建立在广泛民族融合基础上的唐朝成为中国统一王朝中对异端思想最为宽容、最能够接受外来思想的王朝。在这种体制下,异国人的大量涌入也带进了异国的文化,通过对外发展和对其它文明成果的广泛吸收,直接或间接地促进了唐朝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与创新。当时的中国,地处亚洲的中心,不但与各国频繁交往,而且成为亚、非各国经济、文化交流的桥梁和中转的枢纽,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两宋时期,临海也处于最繁华的时期,当时中日、中韩海运交流广泛,加之天台宗交流,海航的开拓,文化远播海外。值得一提的是临海宋代学者王宗沐,他一生著作甚丰,涉及经学、文学、史学、地理、海运、军防等各个领域,他的人文地理和山水文学达到我国当时学术文化的最高峰。他以动态性的理念,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是我国人文地理学开创者,并对世界地理学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那么是否可以认为几百年后的哥伦布地理大发现也受益于他的成就呢?我觉得在当时中国对外交流频繁,以及后来郑和下西洋,中国的文明被传播到世界各地,所以这种推测完全是有可能的。

2、 从临海“江南长城”以及戚继光抗倭小窥明朝的衰落

雄关不独北国有。千百年来,祖辈先人构筑了数不清的城防设施和军事要塞来抵御外敌入侵,以保境安民。临海的古城墙,历经沧桑,几经修砌,是独具特色的古城墙硕果中幸存者之一。城墙沿江而上,依山就势,逶迤曲折,雄险壮观,与北京八达岭相较,可称双绝,被称为“江南八达岭”,并不过誉。

江南长城虽然现在变成了旅游胜地,但在当年却是戚继光用来抗倭的工具,台州是明朝后期抵御倭寇侵略的主战场之一。1561年,“台州大战”大获全胜,戚继光是临海人民永远铭记的民族英雄,“继光街”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一条街。但这就有一个疑问,根据张老师课上的介绍,明朝时郑和七下西洋,其目的之一是为了弘扬国威,当时中国海防可称世界第一。为什么下西洋后100年,中国反而要遭外国海盗的入侵呢?

其实倭寇一直就是存在的,但明初时因为国力强盛,未能酿成大患。而明朝中期以后,政治日益腐败,海防松懈,倭寇祸害也越来越严重。根据查阅一些资料,我觉得主要有两条原因:政治上,明世宗昏庸腐朽,严嵩奸贪狠毒,通倭官吏被庇护、纵容,而抗倭将领被打击、陷害。经济上,明朝后期商品经济发展,江南织造业发达,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然而,当时中国农民占绝大多数,他们大多都很贫穷,购买力低下。政府重农抑商导致手工业商品国内市场狭小,而江南急剧发展的经济急切需要一个海外的渠道满足浙闽商人对利益的追求,所以,海商们不顾朝廷的海禁命令,和“番舶夷商”相互贩卖货物,所以当时沿海一带私人经营的海上贸易十分活跃。另一方面,本来政府期望海禁政策对海防的巩固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由于海禁是规定不许进行海上贸易,其实施的对象是臣民而不是海上反叛势力,所以海禁不仅不能成为海防的有效手段,甚至在沿海地区激化了矛盾。沿海人民依海而生,或从事渔业生产,或从事海上贸易,而“严交通外藩之禁”却堵死了沿海人民的正常谋生之路。与其挨饿,不如起来斗争,或逃亡海外,或从海入盗。所以,这些商人之中也不乏海盗,如王直、徐海等,在牟取暴利的同时,他们与倭寇勾结,使得倭患愈演愈烈,最终导致明政府不得已派遣戚继光来抗倭。所以我认为,倭寇侵略的升级也是中国当时经济发展与政治体制的约束之间不可调和的一种产物。

从郑和下西洋的壮举到倭寇为患,这一变化的过程,是我国海上力量衰弱的表现,但为什么明朝中后期明朝就丧失了海军发展的原动力呢?因为倭寇的威胁虽然是巨大的,但绝不是致命的,从张老师的课上可以知道,中国明朝最大的威胁来自北方——蒙古高原的游牧骑兵。尤其在衰落的时期,防范来自北方的威胁成为明帝国的战略中心,因此必然在海洋方面撤退。而且受古代地缘政治思想和“中国中心论”的影响,封建的中国一直也缺乏海权观念,缺少对海洋价值的重视使得海军一直得不到足够的资源。相反,政府的腐败:皇帝挪用海军军费,宦官动用运输船队,军官克扣水兵军饷,并动用军舰进行走私,都造成了海军的疲惫不堪。

由海军的衰落可以引申到明朝中后期海防、边防、军事力量的衰弱,国家经济的衰退,王朝进取精神和开拓气象的委靡,而这不是戚继光等少数英勇的民族英雄所能逆转的。家乡巍巍的长城上点缀着几个古代的战炮和烽火台,蜿蜒在秀丽的山水之中,这里曾经炮火轰鸣、战役激烈,但美丽的长城她所反映的却不是强势、霸气,而是一种内敛和回避。

当然这种衰弱与当时世界经济也有联系。戚继光抗倭的时候,哥伦布已经发现了新大陆,美洲白银开始源源不断流入中国,白银的购买力自明中叶以后急剧下降,纸币的贬值导致明政府再也无法用强行压价和支付纸币来赚取利润,朝贡体系无利可图,进一步导致了中国国力下降,而白银作为交易的润滑剂,使得欧洲财富积累,国力上升,从而中国逐渐失去了在世界上的优势地位。

另一方面,海权意识的缺失造成了明朝对海外利益的自动放弃。中国当时实行保守的海禁政策,而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欧不仅积极开辟海外殖民地、创立贸易公司,而且甚至随时准备着用武力保卫这些事业,反对任何威胁。当中国的官员把具有重要战略价值,郑和船队历经数十年舍生忘死得到的航海资料销毁,并得到称赞时,而西欧却为了建立海军不惜向威尼斯银行家借贷。其实,早在郑和下西洋时,在马六甲海峡,斯里兰卡和苏门答腊,向中国海上权威的挑战都被粉碎,作为当时最强大的海洋国家,明帝国完全可以控制亚欧国际航路,然而由于传统的怀柔政策以及中后期被倭寇所困扰而使明帝国始终缺少一种全球的战略眼光,一再错失良机,否则葡萄牙人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远东并控制了印度洋上的贸易,历史也将可能改写。

随后大航海时代高潮来临,西方海上列强的舰船大炮技术迅猛发展,明朝又一次错过了潮流。渐渐地,中国与西方海上战舰的规模、武器和各种技术方面都有了巨大的差距,这种差距导致中国在应付海上入侵时的被动局面。几百年后,列强终于用炮轰开了中国的国门,中国屡战屡败,屈辱的中国近代史不能不说也与长期以来封建体制和闭关锁国导致的经济逐渐落后有关。

3、 从国内首创“股份合作制经济”看改革的中国与世界

常常听父母自豪地说,改革开放时期,台州人依靠其智慧在中国首创了“股份合作制经济”。80年代剩余劳动力被允许投入到手工业,台州外出务工人数激增,外出务工者逐渐熟悉国内市场,了解市场的潜在需求,积累了有关市场、技术知识和一定的资金,所以相当一部分人回乡创业。由于全国范围内改革开放,有国内巨大的市场需求做支撑,家庭作坊规模的扩大势在必行,但要创办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需要筹集资金,于是台州人就首创了“股份合作制经济”。另一方面,台州人具有较高的风险偏好和较强的合作精神,股份合作恰好迎合了台州人的需求。

“股份合作制经济”是一种制度上的革新,是一种规模经济。在这种生产者和投资者二位一体的制度结构中, 正式规则和非正式规则共同保证了较低的合作交易费用。于是这种制度使得台州在缺乏多种资源的初始条件下,受益于制度的替代效应,弥补了多种要素的不足,产生了规模效应。合作能够更加有效配置资源,使总收益大于单个投入收益之和,但合作不是集体经济,企业里面产权分明,责任明晰,这样就产生很大的激励,从而生产就十分地有效率。

谈到民营企业,大家都不得不提“吉利”汽车,从1998年在台州造出中国民营企业第一辆轿车算起,短短10年间,台州的汽车工业,在中国乃至世界都占有一席之地。

在西方,合作经济是工业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是在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环境中劳动者反抗社会不公而建立的劳动联合体。当今世界,有160多个国家存在合作社,成员达10亿以上。美国农产品的80%通过合作社销售。日本几乎100%的农民参加了农协,西班牙的蒙德拉贡合作制在50年代创立以来,已经发展为西班牙最大公司的公司之一。欧美国家的传统合作社与现代市场相结合,在各个领域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而台州的股份合作制经济,台州人在自己独创的模式上,作为一种民间自发产生的草根经济,却恰好契合了全球经济发展的趋势,而且基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契机,取得了巨大成功。通过进出口贸易,台州的商品参与了世界经济大循环。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台州人抱着开放的心态,紧跟世界发展的潮流,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参与国际竞争,抓住机遇,接受挑战,在国际竞争与合作中,提高了经济发展水平。

二、对世界经济500年的看法和认识

修这门课之前我对世界经济发展史,尤其是古代的部分,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现在我仅仅根据课堂上的内容,和近阶段课外的阅读,谈谈对世界经济500年历程的初步看法和认识,不当之处,尚祈指正。

斯塔夫里阿诺斯认为研究世界历史应该从1500年开始,因为1500年以前,人类基本上生活在彼此隔绝的区域中,各种族集团实际上以完全与世隔绝的方式散居各地。张老师上课也讲到,1500年以前的世界经济体系是相互独立的,虽然存在国家之间的贸易,但这只是一种对等的横向联系,而不存在从属的纵向关系。直到15世纪到16世纪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后来麦哲伦第一次完成环球航行,达.迦马发现了印欧航线后,全球化的经济体系才逐渐形成,欧洲在世界中的地位逐渐上升并最终经过工业革命成为了世界的经济中心。

新航路的开辟意味着以西欧为中心的世界市场的雏形开始出现,随之而来的早期殖民扩张使世界市场进一步得到拓展,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完成世界市场基本形成,而第二次工业革命则使世界市场得到发展并最终形成了以欧美资本主义为主导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而在众多西方学者眼里,特别是“西方中心论”者的眼里,欧洲在近代由于某些独特的、内在的原因而强大和先进,欧洲人通过航海“发现”了其它地区,从而使自己的技术、生产方式、制度与文化观念扩散到世界各地。

然而,也有相反的观点认为欧洲在15世纪到18世纪并不是世界的中心,1800年以前是一个多元的世界,没有一个经济中心,西方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完全为西方自己独有的内生优势,只是19世纪欧洲工业化充分发展以后,一个占支配地位的西欧中心才具有了实际意义。在我阅读的《白银资本》里,弗兰克以一种全球的视野看历史,中国在1400年到1800年间的对外贸易大量出超,使大量白银作为贸易顺差流人中国,于是以此为依据推出了一个独创性的新颖见解,即在1400—1800年间,占据舞台中心的不是欧洲,而是亚洲,而在相当程度上,亚洲的中心是中国。

的确,直到15世纪,欧洲在很多领域中的进步都依赖于来自亚洲和阿拉伯世界的技术,比如造船术,欧洲远不如郑和时代的中国。虽然到了17世纪结束的时候,欧洲在造船和武器方面已经很明显地处于领先地位,但在欧亚贸易中,欧洲依然拿不出可以作交易的产品,由于发展水平低下,欧洲人的产品既不丰富,又没有竞争力。他们唯一的支付手段是从美洲掠夺和生产的白银。在一幅全球经济体系图中,物品的向西流动和白银的向东流动,充分说明了亚洲和欧洲的优劣高下之分。欧洲后来的兴起全在于搭上了亚洲的经济列车,“西方最初在亚洲经济列车上买了一个三等厢坐位,然后包租了整整一个车厢,只是到19世纪才设法取代了亚洲在火车头上的位置。”

但与此同时不能小觑这段时期欧洲在很多制度上的进步。譬如,17世纪同亚洲相比,它有着更先进复杂的银行、信用、外汇市场、金融和财政管理、会计、保险、公司治理制度等等。在欧洲内部,人本主义的学术发展、大学的建立等因素,使得技术的扩散也相当迅速。而中国自明朝后却日益封闭,逐渐与世界经济隔绝,使科技发展和社会制度都逐渐落后于西方。这些都成为欧洲后来得以成功打开世界的基本因素。

这500多年历史,不仅是欧洲的崛起史,资本主义的发展史,也是其他国家的衰弱史;不仅是有关贸易,物质财富在世界内重新分配的变迁,更是一个新制度,一个新的世界经济体系逐渐建立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