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秋 北大CCER法律经济学 读书笔记 (与栾琪合作)

Klein, Benjamin, 1980, Transaction Cost Determinants of “Unfair Contractual Arrangement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70, Issue 2, pp: 356-362

原论文下载地址: http://www.jstor.org/pss/1815498

这篇文章从交易费用的角度解释了交易双方签订“不公平”契约的原因。

一、 “敲竹杠”问题

真实世界里,契约总是不完备的,两点原因,1) 不确定性意味着大量的偶然性,了解和针对这些偶然性费用高昂;2) 考核具体的契约绩效费用高昂,使得第三方 (如法庭) 的证实十分困难。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交易双方就有机会和动机来侵占专用性准租(appropriable quasi rents),但这不是长期均衡的。此外,契约在分配专用性投资所产生的准租金方面不完全时也会产生问题:如果甲方投资了一种低挽救价值的资产,且该资产的准租金流高度依赖乙方资产,那么乙方将会“敲竹杠”,侵吞准租金流。 解决这类问题的一种办法是一体化。然而,现实中这种方法不是完全可行,因为“敲竹杠”现象是资产专用性(可占用性准租)和契约执行费用的函数(资产越是专用,产生的可占用性准租越多,来自机会主义行为的收益越大,就越容易有“敲竹杠”的动机)。

二、 合同解决方法

由于“敲竹杠”是可预见的,可能被“敲”的一方就可以在契约中事先根据可侵吞准租金的量来降低原始支付价格(例子:雇主在合同中给员工低工资,如果意识到他未来可能的偷懒行为)。但是这个方法也存在着不可完全替代的问题(找不到合适的人代替请假的员工工作)。此外,明确的政府强制合同和隐含的自动实施合同都可防止“敲竹杠”问题,自动实施合同通过“终结商业关系”的威胁有效防止“投机取巧”。因为当交易者从商业关系中预期收获的准租金价值高于直接的敲竹杠行为,且未来商业关系终结的资本损失将附加在潜在的欺骗者上,他将不会欺骗。高额的保险金也可以作为“保护金”防止欺诈,保险金数量由潜在的“敲竹杠”行为来衡量。均衡情况下,保险金额等于可侵占的准租金,使欺诈与否失去意义。还有一种方法是让其从事公司专用性资产投资,使得获得的收益恰好等于敲竹杠的额外收益。

三、 “不公平”合同条款

大多数契约有一个显性或隐性的执行机制,一部分契约绩效可以具体化,能够被第三方证实而契约执行,剩下的绩效是否执行决定于交易双方关系的终止带来的威胁。为了最小化交易费用,这些不明确的绩效会包含在合同里,这就会产生“不公平”的条款。例如,加盟特许经营合同中,经销商的转卖权,或被要求支付不低于短期欺骗收益的一笔钱 (相当于特权授予人的可没收担保债券是“不公平”的,但这样契约终止时违约提供低质量产品的经销商就会受损因此受到惩罚,这就不需要耗费高的具体监管。但反过来,特许授予者也有产生机会主义行为的激励,比如他们可以随意终止契约,获取经销商之前在专用性资产上投资的利益。尽管如此,这种行为还是容易避免的,因为它有如下约束:1) 品牌贬值的威胁,2) 特权经营者需求下降的威胁,3) 雇员运作而非经销商运作的威胁, 4) 经营者的担保债券。因此依靠市场机制,可以确保契约绩效,而不必过度依赖政府等第三方来界定。

四、 “不相等”议价能力

一个论点认为“不公平”的合同规定总是对一方有利,这就取决于双方的议价能力。但是,当双方都可以违约的时候,明确的条款总是限制了相对议价能力较弱,不占优势一方的违约行为(如特许权经销商),与合同相联系的隐晦的市场机制(商标名字贬值)则阻止了议价能力较强,已经有良好信誉的一方违约(特许权授予者)。当商品的信息在社会越完备,消费者越普遍时,经销商“敲竹杠”也不容易发生。(例子:作曲家和出版商长期合作中签订雇佣契约,并付给作曲家稿酬,防止作曲家成名之后离开,使得出版商最初的投资受损;另外,如果作曲家能力下降,这对出版商来说也是一种损失,会产生了出版商违约的激励)

个人思考:

由于真实世界作为交易费用的缔约成本,科斯的简单二分法不再可行。契约不完全可能导致的违约行为可以通过市场机制来防范。这使得我想到老师课上讲到的工人的“敲竹杠”问题,工人的罢工是一种违约行为,行为激励来自于企业主为了开工不得不提高工资,工人可以从中获利。由于工人作为一种人力资本是无法和其他资源完全一体化,根据文章,我觉得企业主可以有几种方法  1) 让工人参与工厂股权的分配,把人力资本部分一体化,那么一旦罢工企业利益受损的同时工人利益也受损; 2) 一开始就设定低工资,如果意识到将来有罢工的可能 ;这种降低了的工资也可看成是由于替代品(其他工人或机器)导致非异质性工人价格的贬值;3) 一开始就设定高工资,使得由于罢工损失的成本大于提高工资的收益,但这往往只对有异质性高的工人有效;4) 签订合同,规定企业有权随时终止契约 (解雇工人) ,企业可以通过解雇工人获取工人在专用性资产上从事生产投资的利益,但经常这样长期对企业长远发展不利(声誉降低,雇不到工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