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春 CCER 中国经济专题 读书笔记

作为一个人,生病自然难免,所以医院、药物也就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次寒暑假返校前妈妈总让我多备点常用药,所以我一般不到紧急情况不会去医院,但既使去了,就是小病,看病时还是会遇到很大麻烦,大家都说“看病难,看病贵”,治个“小”病都那么伤神,这是为什么呢?

去年暑假奥运期间,我去校医院治口腔溃疡,就遇到了麻烦。先说说我们的校医院吧,北京语言大学医院是一个社区医院,主要为北语周边社区的居民和北语师生服务,规模属于北京市一级医院水平,学生凭公费医疗卡可以享受一折优惠。

可是医院里非常冷清,挂号也只开了一个窗口,二楼的口腔科似乎只有一扇门里有上班医生,可是等见到了医生,他却告诉我:我们这里没什么药,你去街上的药店买意可贴吧。

医院缺乏常用药,不能满足像口腔溃疡这样常见的小病,说明医疗服务严重供给不足,医院没有能够满足人们看病的医疗设施和药品供应,这属于 “看病难”的一种问题。为什么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如此迅速,而医疗设施却投资不足?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原因是因为我国医院目前基本上仍然还是单一投资渠道,即只有政府投资,而没有社会的大规模投资,政府又因为财力不足的原因不能满足人们对医疗服务的需要。因此,看病难的问题解决,恐怕不仅要靠政府投资,而是允许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业。如果有大量的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业,就不仅仅能满足人们对医疗服务的需要,而且还会引发医院之间的有效竞争,从而能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所以,当前医院市场化的取向没有错,而是市场化不够的问题。

由于校医院医疗服务严重供给不足,不仅在各项基础设施和服务上都比不上大医院,而且医生的素质也难以让高要求的患者信服,诊疗过程中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患者难以完全信任医生,所以即使得了小病,在暑假有相对充裕的时间时大多数学生便选择了较远的大医院就医,因此导致了校医院的格外冷清。

后来去济安堂买意可贴,济安堂是一家集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医药零售企业,也有医生坐诊,但挂号费高于一般医院收费,大概每次30元。可是他们不直接卖给我意可贴,说是没有医生的处方。但嘴巴疼,要解燃眉之急,几年前我用过价廉物美的西瓜霜喷剂,就问药店有没有,店员说没有这种药,只有另外一种口腔炎喷雾剂,有同样的效果。当去柜台缴费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这瓶外观和大小和西瓜霜非常相似的药,价格却是前者的10倍,近五十元。

现在市场上越来越难找到既便宜,效果又好的药了,很多廉价的药在逐渐消失。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药品消费的被动性,患者进行药品治疗所需药品的品种和数量是由医生决定的。而目前市上流通的药有八成都是经过医院卖出的,医生开大处方、开贵重药,医院卖高价药赚钱,导致了廉价药生产商的利润空间缩小,就逐渐退出了市场。 另一方面是政府的价格管制政策导致廉价药消失,但我认为不能归咎于政府,主要还是市场的失灵导致的。部分制药厂唯利是图,我国的药品生产总体看是低水平的重复,制药企业小、散、乱、多,市场供给过剩。比如,全国有6000多家化学制药企业,绝大多数品种的生产能力过剩,产能利用率仅为40~50%,在这种激烈且不规范的市场竞争下,一些国产新药通过改变包装、剂型等方式,在原有基础上价格水平有所上涨。只要政府降价政策一出台,药厂即以“新药”之名重新标识旧药以高价出卖,而降价药品不再生产。所以每次药品降价,许多廉价药必定“失踪”。

可是几天过去了,嘴还是疼,那高档药似乎没有对我起很大作用。无奈之下我就去了北医三院,心想大医院应该有好药吧。第一次去,没想到挂号处人山人海。

为什么大医院就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呢?一个简单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就是那里的医生多,医生好。可是为什么小医院与大医院的医疗资源如此分布不均呢?中国医疗行业人才过度集中,与医生的身份没有社会化、他们的收入还没有市场化有关。医生与医院有很强的隶属关系,而医院是直接由政府管制,但政府滞后的人力资本定价机制又无法体现医生的人力资本价格,除去灰色收入,公立医院的医生收入只来自诊疗费,而诊疗费又没有体现医生的人力资本价格和医疗资源的短缺情况。医科学生培养周期长,技术专业性强,需要相应的收入补偿其成本。这就导致医生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他们的人力资本价格,比如开大处方、拿红包、回扣等,而大医院由于患者数量多,排队现象常见,需求旺盛,所以医生增加收入的机会也大大增多。

办了就医卡,排了20分钟队,终于轮到我了,可是却被告知口腔科已经挂不上号,第二天再来吧。

我晕,看病就那么难?像北医三院这样的大医院,不是供给不足,而是相对于过于旺盛的需求,显得“不足”,那些本应流向社区医院等小医院的需求通通流向了大医院导致大医院不堪重负。中国这几年的改革一直主要致力于解决“看病贵,看不起病”的问题,更多关注的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但设想,如果有人愿意而且能够出高价,为什么不创办一些私立医院?这种医院的收费并不是单纯地将医疗服务作为公共物品,而是将医疗服务与价格联系起来,完全实行一种市场定价原则,这种医院在我国有很大的市场,为什么不大力推进?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减少高收入者同低收入者争夺本来就很紧张的低价的医疗服务,又能增加医疗服务的供给规模,其结果必然是既有利于弱势群体看病,又有利于高收入者看病。周老师上课时讲过,相对价格的失灵导致社会资源分配的失灵,所以可以通过高价的方式调动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从而增加医疗服务的供给。我认为,我们首先要正视这个现实:中国目前存在收入差距。但在社会存在多元利益主体的条件下,各个社会阶层的利益都需要保障,用合法的收入选择自己所需要的医疗服务,这也是人的一项基本权力,而医院看病有行政标准,患者凭自己的行政特权获得特殊级别的服务,是有违于市场经济的规律的。长庚医院“落户”北京,传闻六年,无疾而终,不仅是中关村老百姓的不幸,也是中国医改没有成功的一个反映。

等我第二天终于见到医生,医生给我开好药后,当我拿出自己的医疗证时,她说这种药不在公费医疗范围之内,但这是一种好药,不仅使用时不疼,而且效果明显2天见效,但一看价格不菲,大概200元。后来我让医生给我开一些最常见的药。

看来,大医院的医生也不例外,正在或快或慢的变成“医商”,不仅要负责看病,还要负责盯着病人的钱袋。造成这种状况的直接原因是我国实行医院药品加价政策。目前,国家允许医院以批发价进药,以零售价出售给患者,赚取15%的合法批发零差价,这是国家为替代财政补助不足而给予的政策性补偿。其结果,药品越贵,医院得到的利润就越多,医院欢迎高价从而排斥低价药;药商为了把药品打进医院药房,就竞相提高药价。

这还使我想到我们的公费医疗,似乎很多方面它都不能覆盖到,我有时收到同学转发的短信说,某优秀大学生得了重病,无奈经济困难,无钱治病,希望我们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她度过难关。大学生有公费医疗的保障,而真正有病时却又不能享受公费的好处,大学生在社会中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国家仅仅保障了我们最底层者的医疗服务,所以我们虽然有公费医疗,但往往我们自己不得不交钱进行商业的医疗保险,比如每年秋季开学初我们都自愿缴纳50元保费,但这50元保费的基数仍然是比较低的,保险公司为了追求利润,能赔付的金额仍然比较低,像一次动辄几十万的重病仍然不能保障。上个月新医改方案刚刚出台,大学生将不再享受公费医疗,大学生纳入城镇居民医保范围,这意味着今后大学生得自己缴费,不再享受公费医疗的好处, 虽然个人要交一点费用,但是有了更大的医疗保障。大学生们一旦和社会其他群体、城镇职工一样享受到医疗保障待遇,通过政府、学校和学生个人共同投入医保资金,会进一步强化政府和社会的责任。那些亟待救治的学生们,也不会因为病情而丢掉自己人格的尊严,这正是这项新医保制度最令人期待之处,也是一个颇有人性化理念的设计。

我的口腔溃疡看病的经历就到此结束了,这件事搞得我太郁闷,没想到那么小的一个小病还折腾那么久,幸好是暑假有时间来折腾,如果是上课期间看病真是不知要耽误多少事。直到半个月前听了周老师的课,回去阅读了一些资料才理解中国医疗行业的现状和改革趋势,回味这个经历,又加深了我了解看病难问题背后的经济知识,还是让我受益匪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