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北语


又是一年立秋时

明天就走了,三箱行李……妈妈还一边想多塞些东西,一边又担心托运的时候超重,从楼下小店借来大秤,塞一点东西,秤一下,保证那两个大箱不超过46公斤。还记得几年前梦想能去美国读书,现在我终于要出去了,但没有了想象中兴高采烈的场景。遥望未来,百感交集。

今年暑假在家里待了整整一个月,也是上大学以来在家里最长的时间,去看了外婆和爷爷奶奶,晚上陪爸爸妈妈遛狗,陪妈妈购物、看电视剧;半个月前,亲身感受动车事故给家乡人造成的悲痛和创伤;七夕前一天,“梅花”台风匆匆路过浙江便北上了,留下一阵清凉,立秋一过,于是秋期也近了。很多儿时的朋友数年未见,在路上碰到,叫他们的名字,看到他们回眸瞬间那默然的表情,我知道我早已被遗忘了。是我变化太大,还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他们中的大多都在家乡开始工作,创业的尤多。有时真的很羡慕他们,周一到周五在杭州、宁波或温州,周末和节假日开着爱车回台州,与亲朋好友一起团聚,可以春天去羊岩山采茶叶,夏天去狮子山游泳,秋天去涌泉摘蜜橘,冬天爬括苍看日出。对比我自己,过去四年竟然没有一个除夕夜是和父母一起度过的,每次都因为各种理由冲突了,记得有一年是考一个很重要的试,有一年是数学建模,有一年是搞申请。而父母一直为我骄傲,他们用辛酸的汗水载动了我的梦想。爸爸已可退休,但他仍然坚持工作,而记者又是一份如此劳碌的只适合年轻人的职业。不知在家家团聚的佳节,冷清的家里他们又是如何孤独呢。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真不希望他们在我不在身边的时候渐渐老去。

一个月前的今天也是我离校的日子,那天起我就成了北京的过客。四年生活,北语和北大,一个是舒适的小港湾,另一个则是包容万象的大海。

在北语的生活,自由而丰富:一本书、一杯茶、充满阳光的5楼自习室,能供我暖暖地像楼下的猫一样呆上一天。晚上,去来园里走走,芙蓉照月,静水流觞,偶尔还能听到悠扬的小提琴声。清晨,曦阳里操场上就有了活动的身影。北语是中外文化的交融地,平时艺术团、AIESEC,志愿者服务队,中外学生交流会……各种社团,各种活动应接不暇,却鲜有价值观和文化的冲突对立,温馨和快乐是主旋律。师长的可爱可亲,同学之间由于各自追求和兴趣的多元,也没有了像中学同学之间的激烈竞争。记得走的那天,早上6点多,树影婀娜,莺啼婉转,阳光洒满了无人的校园,我和行李的影子也被拉得很长。上出租车前,我不禁地多看了几眼,再见啦,北语,你真的好美!

而北大/CCER,却俨然是另一番风景。作为中国学术的高地,北大大大开阔了我的眼界;而CCER作为中国经济学的执牛耳者,她对外校同学的如此接纳和敞开,足以使我用一生的时间去感激。还记得5年前的飞机事故使我与北大艺术系失之交臂,而两年后北大的包容使我最终因双学位圆了“北大”梦,自己也能称得上是半个北大人了。如果没有CCER,我永远不会了解经济学,永远不会被经济学的思想所着迷,也永远不会下定决心在学术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深深地感谢赵老师,她是我在研究道路上的领门人。起初我根本不知道经济学的知识能做什么,对研究更一无所知,是赵老师让我看到在她的劳动经济学领域,计量和微观经济学知识结合了有效的数据如何能够发掘现实,解释社会。参加她的workshop,上她的研究生课程,参加她的CHARLS项目,作为一个校外本科生,能有这样机会,我真是受宠若惊。怪不得中心的学长们都亲切地称呼她为“赵妈”。还要感谢雷老师,她的孜孜精神一直令我敬佩,她对学生的体贴更让我感动。做研究时遇到问题,她会牺牲自己的大量时间帮我一起检查程序;她会仔细地和我说论文的格式,比如表格的行列如何搭配,注解如何加符合规范,等等等等。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讨论到很晚,回去时,我绕未名湖骑自行车回家,她开着车。冬日夜晚天很黑,湖边没有路灯,于是她一直跟随我身后慢慢地开车,用她的车灯为我照亮前方的路,直到出东门她才在车里和我挥手告别。当然,好老师不止赵老师和雷老师,在北大听很多老师的课我的思想都深深地受到影响,而三年时间太短,忙忙碌碌中,不知不觉又毕业了。未觉池塘春草绿,阶前梧叶又秋声;草一定是绿过了,今年的秋比往年更充盈!

我是满怀着留恋与感激离开北京的,虽然至今没有去过故宫,没有登过八达岭,而北京所给予我的已经远远超出一所皇城的风景名胜能给予一位游人的视觉享受。爱北京的天气,没有了南方的阴雨和潮湿;爱北京的小吃,虽然直到离开还不太习惯学校食堂的餐饮,但其他的小吃还是很能调起人的胃口的,最忘不了的是北语西南门的小鱼饼和酸奶,卖小鱼饼的哥哥还总是多送我一份。爱北京的人,热情而大方;不论遇到什么困难,我总是能找到热心人。或许他们不是北京本地人,但他们都在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北京的文化和底蕴往往能赋予了他们内在的涵养和气质。记得在我申请学校时,帮助过我的人太多太多,除了认识的老师和学长学姐,有的人仅仅是偶然相识,却能敞开心扉传授自己的经验并给我很多有益的建议。当时我一个非名校本科生的身份,又是跨专业申请经济学,很多学校看我本科学校和专业就直接拒了我,唯有Duke的Becker教授发信问我和推荐人关于北语的一些信息,并给了我一个特殊的面试,最后我这样一个特殊的人就这样进入了他的MA项目。我选择了Duke不仅是出于MA Economics本身名气,更是出于对Becker的细心、包容和Duke其他两位教授强力推荐的感激。很多很多帮助过我的人,或许永远没有机会相逢了,但你们的名字我都会铭刻在心里,化为我内心的力量,来帮助我将来能够帮助的人!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就要走了,铺陈在我面前的将是一个全新的未来,对自己道一声“保重”!

2009年秋 北大CCER 经济史作业

题目:把你自己和你周围的事情放到世界经济的框架里,你认为现在的你、现在你家乡的经济以及你所知道的现在国家经济与今天的世界经济有联系吗?如果有,请叙述这种联系,并预测这种联系的变化趋势。

我的学校——北京语言大学,素有“小联合国”之称。学校规模虽小,视野却很大,漫步校园,满眼望去都是各种不同肤色的外国人,北语是目前中国接收外国留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每年都有来自120多个国家的8000名留学生在这里学习,超过了中国学生数量的一倍之多,并且这个数量每年都在递增。

近年来,到底是什么吸引了这么多留学生来中国呢?

对外汉语教学是北语的一大特色,所以北语留学生学习的主要科目就是中文。我曾经参加过我们学校组织的中外学生交流会,在与留学生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们来中国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学习汉语并以此来了解中国文化,大多数留学生都说自己对中国和汉语有极大的兴趣。每听到他们说:“我爱中国,我喜欢说中文”时,我就产生一种由衷的欣慰与自豪感。留学生来华学习,体现的是对中国及其文化的认同。的确,当今的中国已不再是那个封闭落后的中国了。改革开放前,由于国门紧闭,世界对中国了解甚少,尤其在西方中心论者的眼里中国只是一个原始、蛮荒之地,灿烂的五千年华夏古文明也从来不被他们所知晓。张老师课上谈到,直到李约瑟惊叹于古代中国如此多的科技发明与文化创造,本着钻研的精神,作为了解中西方文化的桥梁,西方才揭开了了解中国的序幕;直到60年代,中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70代发射了第一枚人造卫星,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国家竟然掌握了当时最尖端的科学技术,这才引起世界的关注。

然而,全世界对中国的密切关注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从文化层面来看,随着中国对外开放,国际交流的开展,中国的传统文化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这就促进了世界人民对中国的了解,而一些兴趣更甚者就迫切要到中国来看一看,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尤其是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就想到中国学一学,以解决他们学术研究上的需求。我认识我们学校中外学生艺术团的几个留学生,他们有的学国画、有的学古筝、有的学京剧,还有的甚至学剪纸和太极。而这些仅仅是他们课余的一种兴趣,而有的访问学者,其研究领域也大多与中国问题相关,他们说自己就是特地来中国学文化的,除了中文,多接触一些中国的艺术能增加对中国的了解,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自己在学术领域的研究。

当然,文化力量的感召,显然不能完全解释当今世界对中国如此广泛的关注和中国对留学生的吸引力,从根本上来看这种认同与关注是建立在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与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的基础之上的,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方面,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迅猛发展,而且由于加入了WTO,国门更大地向世界敞开,中国更加充分地参与了国际的分工与合作,更加深入地融进全球化的经济体系中,其反映在身边的留学生身上就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从小随经商的父母而踏上中国土地的,有些甚至就出生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世界范围内就逐渐出现一股“中国热”,尤其是去年的金融危机,使得中国又一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的确,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与世界整体状况尤其是一些大国的情况产生了强烈对比。以美国为例,2001年互联网经济泡沫的破灭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打击,随后的9.11恐怖袭击与两年之后的对伊战争无疑又在雪上加霜,巨额的财政赤字严重影响到美元在世界货币的地位,对美国几成致命打击。而反观中国,GDP每年却能以10%速度增长,贸易增长则更快,中国产品广泛占领世界市场,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现在,中国的经济少不了世界,世界的经济也少不了中国。今年11月份的奥巴马访华,说明美国对中国的重视;他兴奋地宣布“我们到中国学习的留学生人数要增加到10万人”,可见奥巴马希望在他任职期间中美关系能进入文化认同的阶段。

第二个方面,中国的经济增长泽及其他国家,由此引起来自这些国家的留学生人数增多。要知道,北语刚刚建校的时候,是只有欧洲国家的留学生的,而现在的留学生却来自于世界各地。尤其对于来自于遥远非洲的黑皮肤同学,他们近十几年来开始在北语校园的出现不能不说是非洲经济增长的一种体现,而这种增长与中国的发展是否有关?我觉得是有关的。在过去十年中,非洲有65%以上的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率超过了5.5%,将近30%的地区达到了7%,这种增长速度在非洲是史无前例的,而这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中国的经济带动作用。中国是一个自然资源相对短缺的国家,支持经济增长的资源严重依赖于进口,进口拉动的世界资源价格增长,这对资源相对丰富的非洲国家经济无疑是一个有效的推动。

第三个方面,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也意味着向世界提供了新的市场和新的机会。中国许多专业人才短缺和薪金可观直接吸引着留学生来中国;另外,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信心也使得留学生希望毕业后能在中国就业。我所接触的留学生中,很多都表示以后想留在中国发展。2008年北京奥运的时候我遇到一位叫汉特的法国留学生志愿者,他以一口流利的中文告诉我,他5岁就第一次随父母来到了中国,当时就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父母来中国做生意,并也一直鼓励他学好汉语,所以虽然他是在法国念的小学和中学,但对中文的学习一直没有停下过,现在他在北语读书,希望毕业后能在中国找到工作。他说:“中国充满活力与机会,我未来的事业与命运与中国的经济发展紧密相依。”同时,大多数韩国留学生来中国也都是怀着同样的目的,韩国20世纪70年代有英语热,80年代有日语热,而当今“学汉语,去中国”,是韩国许多父母对孩子的期许,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使韩国人对中国的期待和关注大为提高。

既然这么多留学生来中国,那么中国能为他们提供怎么样的教育呢?

漫步北语校园,树木掩映的石凳上,或绿草茵茵的花坛边,总能看到不同肤色的学生在朗读中文或阅读中文书,这时我不禁又要问,为什么大多数留学生来中国的目的都是学习中文?试想我们中国学生申请去美国读书是为了什么,我们很少是纯粹去那里学一门语言,更多情况下是去学习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是为了掌握最尖端的技术!而我了解到,来华留学生中,语言生占大多数,而学历生却很少,而且学历生中高层次的研究生更少,他们大多数学习文科类的专业,比如汉语言文学、行政管理等,而像物理、数学等这方面的专业留学生很少问津。这种情况不仅仅发生在北语,像北大这样的综合性大学,学文科的留学生也是占了绝大多数。我想,这种留学生课程的设置首先体现了世界要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需求,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世界对中国更加关注,中文课和中国文化课的设置也是顺应了国际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可以毫无惭愧地讲,中国具有五千年历史,其文化博大精深,在世界上也具有十足的底气,所以为留学生开设语言类课程和文科类课程就是在发挥我们的比较优势,因此这种课程设置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也有利于中国教育产业的发展与中国文化的传播。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从中看到,中国高等教育在吸引和培养高端留学生能力的相对薄弱。从世界大学前一百名排名表中,遗憾的是没有出现中国大学的名字,世界优秀学生要攻读物理、数学和其他工程类专业最向往的学校一定是美国的麻省理工和普林斯顿等。虽然中国的经济近年来有了飞速发展,但在高端科技方面还比不上美国等发达国家,而科技的发达则主要体现在大学的科研能力上。科研是需要巨大资金投入的,其科研的动力来源于科研成果产生的巨大回报,张老师在课上解释英国工业革命时也谈到,只有当利润足够大时才能刺激人们不断从事发明创新,从而推动科技进步。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加入全球化经济,因为拥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凭借进出口贸易就能获得足够的收益,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缺少科研的动机,由此导致目前中国大学与世界顶尖大学相比科研能力相对不足,也就吸引不了高层次研究生来中国留学。

中国已经是一个经济大国,其30年的崛起最主要的原因是进出口制造业的发展,这是一种劳动密集型而非技术密集型的经济,大多数的技术是靠国外引进,其发展速度之惊人可称为一种特殊的追赶效应,但目前这种效应产生的竞争优势正在逐渐减弱,要真正成为经济强国,则必须靠自身发展先进的科学技术,走向产业链的高端,这很大程度上需要大学的科研机构为此提供支持,因此中国的大学想在某一天能像麻省理工一样培养出世界众多顶尖的科研人才,仍需很长的路要走。

教育传承的是一种文化,而文化是一种不逊于经济、政治、军事的力量。但我们看到目前仍然是美国控制着主流媒体,英文是国际最流行的语言,美国也是世界上吸引留学生最多的国家。所以,虽然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华文化在当今世界还称不上强势文化。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如果缺少强势文化的跟进,耀眼一时的物质文明也走不了多远。

放眼未来,留学生来华会将有什么发展趋势呢?

从数量上看,我觉得以后随着中国国力的进一步提高,中国将一直会得到世界的密切关注,同时中国政治比较稳定,经济的发展也将创造出更多的市场和就业机会;同时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的纷纷建立,中国文化将在全球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国际对中国产生更广泛的文化认同。奥巴马也说了“我们到中国学习的留学生人数要增加到10万人”,所以来华留学生数量逐年增多将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从质量上看,来华留学生的素质会随着世界总体经济发展而提高,他们来华接受的教育质量会随着中国办学能力的加强而提高,高层次的学历生,尤其是研究生也会随着中国大学教育能力的增强和对科研的重视而增加。另外,除了汉语、戏曲等传统中国文化的教育,循着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前进中的中国定会创造出更多代表中华文化的符号走向世界。